作為2020開年爆紅的臺劇, “第一眼是愛情,第二眼是離奇”的《想見你》采用類型雜糅的方式探索了新鮮的敘事方式:用“燒腦推理”包裝“完美愛情”,將愛情、懸疑、推理、穿越等多類型元素熔于一爐。

  這在華語劇集中殊為難得。支撐這份創意的,除了扎實的劇作、對劇本有充分理解和把控能力的導演、敘事思路清晰的剪輯師之外,首當其沖拷問的便是演員的表現力。

  就劇中表現來看,男女主角在表演層次和細膩程度上還有提升空間,對于不同角色身份的塑造也應當更深入一點。但考慮到這是一場硬核考驗——角色身份重疊交錯,人物時有突然、復雜的情緒轉換,柯佳嬿、許光漢交上了合格答卷。

  優點突出,但《想見你》并不是毫無瑕疵。

  首先, 任何角色都不是獨立的存在,他需要與之相應的背景人物關系來支撐。多次“魂穿”帶給角色的改變,不僅要體現在角色變化的自我認知和待人接物態度上,還應體現在其綜合社會關系的改變上。

  《想見你》對“魂穿”后黃雨萱與陳韻如家人的互動交代得較為細致,但男主角李子維卻一直生活在“只為談戀愛”的真空中。尤其是空難后,“隱形”的李子維,對自己和王詮勝的父母至親都沒有表現出任何掛礙,省略了這些與背景人物關系的必要交代,讓李子維一角的實感大大降低。

  另外,前期劇情對于謝氏兩兄弟的鋪墊和伏筆不夠充足,也使兇手暴露得略顯突兀。

  除開以上技術性討論,《想見你》最值得贊賞的是,整劇的情感基底純真且治愈。“跨越時空,幾度輪回,都只是因為愛你”,已是個純情至極的故事。而這份愛的原因,連長相的因素都可以刨除,只是那天突降大雨,你在一片滂沱中,回身給了我一個微笑……面對這浪漫至極的深情,長達26集的篇幅里,男女主角只在屏幕上留下了幾個清淺而深情的吻而已,非常克制。

  另外,在穿越故事中,任何事物都可以充當“穿越的鑰匙”,但《想見你》卻獨獨選擇了一臺早已淡出現代人生活甚至記憶的隨身聽和一支老歌,懷舊感滿滿。

  畫面上,取自臺南的質樸街景,讓觀眾看了有恍如1980年代的舊日之感,大片柔光、高亮度低飽和的小清新畫風,亦充滿了夢幻的治愈效果。

  整體上,《想見你》的節奏并不快,甚至可以說有些緩慢,但故事夠吸引,不僅撇去了注水與拖沓之嫌,還方便觀眾享受一份娓娓道來的從容。

  總之,《想見你》純真治愈的播放鍵按下,不僅給了黃雨萱和李子維找到彼此的力量,還暗合了被快節奏都市生活困擾的觀眾“尋找純愛”“向往簡單生活”“渴望慢下來”“期待重溫過往”等一眾觀劇心理。

  或許,這些才是《想見你》大獲成功的真正原因。(艾修煜)

  (責編:劉婧婷、丁濤)

1
【關閉】 【打印】     [責任編輯:李琳娜]
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版權聲明:

凡注明來源為"銀川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